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雨 的 记 忆

来源:五一六队 白玉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9日  浏览次数:

打印

  雨淅沥了一夜,润泽了古城,打湿了黎明,也唤醒了我的记忆。

  那是一个瘦弱的小身影在雨中穿行,似落汤鸡般。

  一身红色的校服,国旗一样的中国红,凉衣架上是刚刚洗过的。

  落汤鸡一样的我,也把洗净的衣服凉到凉衣杆上,紧挨着中国红。

  雨还在下,瓢泼般。

  紧紧地把女儿搂在怀里,不知什么时候起这颗幼小的心里没有了自己。

  泪水比雨水还大,我的心在颤抖,一时说不清是冷的、感动的还幸福的,或是混合的。

  “叔叔,我是XXX的女儿,请您下班时把这个雨披给我妈妈。”一个五年级的学生,语气还略显稚嫩。

  “这么大的雨滴已经落到了地面上了,你快穿回去吧,叔叔这儿有雨伞。”门卫小郭亲切地说。

  “我妈妈骑自行车,不会打伞。”没等小郭把话说完,女儿已经穿行在了风雨中。

  那天的雨很急,伴着狂风,如铜钱般大小。

  “你女儿真懂事。”

  我接过雨披,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我把雨披放到了车筐中,一任狂风暴雨肆虐……

  “妈妈,我把窗户全关上了,雨不会打湿窗纸了;院中怕湿的东西能搬回屋里的我都搬回屋里了,搬不动的,我也找了塑料布盖上了;还有咱家的小鸡,我都抓到鸡笼里,放到草房了……”

  我气喘吁吁地说,那时我大概七八岁。

  “窗子那么高,你怎么挂上去的?”

  “我搬了咱家的木椅子,上边又放了咱家烧火的小板登,登上去就挂上了。”我拍拍胸脯,骄傲地。

  “摔下来可咋办呀。”母亲的眼神里满是慈爱。

  晶莹的东西润湿了眼睛,母亲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我还在喘气,母亲却在颤栗。

  “妈妈,这两个编织袋,你和我爸一人一个,我自己带了塑料布。”我把怀里的东西递到母亲手里。(那个年代没有雨披雨伞,农民只能用简单的编织袋或塑料布御雨)

  “西边的天空黑压压的,雨马上就要下了,人家都往家里跑,你还往地里跑。”母亲心疼地嗔怪。

  闪电犹如一条条蛟龙在墨色的天空狂舞,霹雳恣意狂鸣,两个身影,不,准确地说是三个,因为我是在父亲背上的,在雨中穿梭。

  家里的一切安然无恙,只是我们的衣服全湿了,母亲一边给我们找干净衣服,一边又在偷偷抹泪。是心疼的泪水,激动的泪水,还是幸福的泪水?当时我还看不懂其中的情感。

  雨还在下,一滴滴滋润着地里的秧苗,也一滴滴砸痛了父母亲的心。

  时光已淡出流年,而雨却丰满了记忆。

  心灵深处的柔软,泪眼朦胧……

  十多年前的往事,又一代的传承。

  我仿佛又看到一个更幼小的身影把雨具递到了女儿手中。

  雨是记忆中的爱,雨是记忆中的暖,雨是记忆中炎黄子孙美德传承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