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我的外公外婆

来源:五一五队 张晓庚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30日  浏览次数:

打印

  外公,1921年出生在四川省长寿县,1939年正当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期,18岁的他成为黄埔军校第十七期学员,后分配到麻江通讯学校廿八总队学习无线电专业。抗战胜利后,他调到联勤总部北平通讯器材库,随即接受任务到了秦皇岛办事处,专门从事对日军通讯器材的接收。在那里外公认识了外婆。

  外婆的老家在河北霸县胜芳镇,她的父亲在税务部门任职,原本衣食无忧,但一场突如其来的伤寒夺走了太外公的性命,使太外婆母子四人的生活立刻陷入了窘境。不得已,年仅10岁的姨外婆提前进了婆家,18岁的舅公也终止了学业。舅公带着寡母幼妹到了天津,当学徒,讨生活。所幸舅公考入了开滦矿务局,后来分到秦皇岛铁路工作,他作主让外婆上学。

  外公到了秦皇岛后,办事处的驻地就在舅公家斜对门,总能看见外婆上下学。17岁的外婆已出落得窈窕清丽,是学校的“校花”。在外婆毫无觉察的时候,外公对她一见钟情。可是外公不敢直接表白,便想了个法子,先接近舅公,与舅公成了朋友。那时有一个商人托人找到舅公说媒,要娶外婆。外婆听后大吃一惊,自己尚在学习,岂可谈婚论嫁?但时事变幻太快,1946年内战又起,社会动荡,物价飞涨。舅公家接连生了两个孩子,不能再继续供外婆上学。舅公想将外婆嫁给外公,太外婆却有顾虑,她嫌外公的老家太远,外婆却坚持要嫁给外公,理由是“他有学问”,且英俊帅气。那年年底,舅公一家去了天津,外公也被调回北平联勤总部。外婆由外公供完最后一年初中,后赴北平与他完婚。

  一次我在外婆家翻看一本《革命金曲》,唱起了里面的“毕业歌”。外公听到了,忽然说:“当年我也唱过这首歌,‘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同学们,同学们,快拿出力量,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唱完竟掏出手绢擦眼睛。我既好奇又吃惊,外公一向温和,从未见过他落泪。在这一天,外公对我讲述了他的故事。

  当年外公报考黄埔军校,是因为日寇的铁蹄踏进了中国,眼看半壁江山沦陷,大批难民和流亡的学生涌入蜀川大地。正在读高中的他,义愤填膺弃笔从戎,立志为国效力。当时正值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他的同班同学共产党员周子健奔赴延安前,深深的影响着他,让他接受了许多先进思想和新观念。抗战胜利后,本以为可以过上太平日子了,谁知内战又起。外公从内心里坚决反对内战,正是因为他流露了不满情绪,被人打了小报告,从秦皇岛调回了北平,便于上司监督。电视剧《北平无战事》讲述的那段历史,正是外公外婆的亲历。1949年1月31日,傅作义兵团宣布起义,外公负责的无线电器材库全体人员集体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积极向上的外婆也坚决要求参军,被批准后,与外公一起赴石家庄华北军政大学学习。未满21岁的外婆抱着刚刚出生百天的长女,也走上了革命的征程。

  外公外婆在军大结业后,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兵团67军200师。1951年3月,外公所在的部队赴朝鲜参战,外婆到了师直留守处。在朝鲜战场上,外公所在部队担负金城地区的作战和防御等任务,外公在200师师部任通讯参谋。一次战斗中,需要到598团传达紧急命令,这时能派出去的人已经没有了,外公主动请战:我熟悉598团,我去吧。说完就跑步出发了。急驰中,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军帽把头发烧出了一道沟……

  一年后外公从朝鲜战场回国,与外婆一起转业到滦县人民银行,在金融行业一干就是三十个年头。在滦县人民银行,外公任农金股副股长,负责农村金融工作。那时的条件很艰苦,交通不便,而外公又不会骑自行车,常常是步行到各乡村,少则二三十里路,多的要走六七十里。他盘腿坐在老乡家的土炕上,卷一支旱烟,操着他那浓重的四川口音跟房东拉家常,谈未来。淳朴的乡亲们热情接待他,称他是“县里来的‘侉子’干部。”外公从动员乡亲们加入初级社、高级社,到成立农村信用合作社,建立乡镇营业所,双脚走遍了全县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1989年,县里组织编纂《金融志》,邀请已离休的外公参加,他欣然接受,每天自费乘坐毛驴车到机关上班,再次为自己曾经辛勤耕耘过的热土作出贡献。外婆一直从事储蓄工作,是多年的先进工作者。她曾三次代表滦县人民银行参加唐山地区中心支行组织的业务技能比赛,两次获得第二名,一次第一名。外婆1983年离休了,单位新建储蓄网点,又把她请回去带了两年新人。

  我的外公外婆一生经历了战争、和平、建设,他们的一切早已和国家血肉相融。尤其是外公,本是一名学生,当年从军是为了驱逐日本侵略者,收复河山,结束戎马生涯的最后一战是打击美国侵略者,保家卫国。在他的身上彰显着厚重的民族主义精神和爱国主义精神,这种精神伴随着他的一生从未止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