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感悟百年风华 逐梦千秋伟业

来源:五一八队 邱雁泽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9日  浏览次数:

打印

  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初心历久弥坚。一百年来,党带领中国人民越过了无数激流险滩,穿过了无数惊涛骇浪,创造了开天辟地、改天换地、翻天覆地的辉煌业绩,目前正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迈进。但走得再远也不能忘记来时的路,在建党百年之际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正当其时。我们每一位党员都要静下心来认真学习党史,从中汲取改革发展的智慧和力量。

  恩格斯说:“一个知道自己的目的,也知道怎样达到这个目的的政党,一个真正想达到这个目的并且具有达到这个目的所必不可缺的顽强精神的政党——这样的政党将是不可战胜的。”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战胜的政党。

  有目的,从万千道路到一个“小目标”。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从戊戌变法试图实行君主立宪制到中华民国时期的总统制、议会制(内阁制),再到袁世凯短暂的复辟帝制,最后就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无声的中国”“沉默的国民的魂灵”“十全停滞的生活”,鲁迅先生用这样的词语,形容当时中国人的消沉、苦闷和彷徨。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其实当时一同传入中国的还用很多主义。时人周德之对此曾有形象描述:“自从‘主义’两字来到中国以后,中国人无日不在‘主义’中颠倒。开口是‘主义’,闭口是‘主义’,甚至于吃饭睡觉都离不掉‘主义’!眼前的中国,是充满‘主义’的中国;眼前的中国民,是迷信‘主义’的中国民。”由于十月革命发生在情况和中国相近(封建压迫严重、经济文化落后)的俄国,因而对中国先进分子具有极为特殊的吸引力。再加上新生的俄国号召反对帝国主义、以平等的态度对待中国,这与屡屡欺压中国的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形成鲜明对比,使中国先进分子更加向往社会主义。1920年,毛泽东在给好友蔡和森、萧子升的信中说:“我看俄国式的革命,是无可如何的山穷水尽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我对于绝对的自由主义,无政府的主义,以及德谟克拉西主义,依我现在的看法,都只认为于理论上说得好听,事实上是做不到的。”

  1921年,在嘉兴南湖的一艘小小红船上,中国共产党诞生了。在当时,这是一支渺小到不被人注意的力量。据不完全统计,自1911年武昌起义至1913年底,国内新成立的公开团体有682个,其中政治类团体312个,仅上海一地就有99个之多。当时有很多比共产党成立早、人数多、掌握资源丰厚的政治团体,但是大浪淘沙,能够历史留名的寥寥无几。马克思主义向世界庄严宣告,必须实现“人民的现实的幸福”,而中国共产党一经诞生,就将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定下了“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小目标”,自此,中国革命的面貌焕然一新。

  有手段,从“职场小白”到“万能管家”。每个人都有从幼稚走向成熟的过程,一个政党也是如此。建党初期,由于政治经验、斗争经验的缺乏和对国情认识的不够清楚,导致犯了“左”倾盲动主义、“左”倾冒险主义、“左”倾教条主义等错误,经历了共产国际的乱指挥、国共合作中国民党的背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利,其中最为惨烈的战斗就是湘江战役,经此一战,红军由长征出发时的8.6万余人锐减至3万余人。

  老百姓说做人要有菩萨心肠,更要有金刚手段。我们党也在斗争中不断总结经验。1927年,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这是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开始。之后又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著名论断,进行了三湾改编,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会师井冈山,建立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提出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论断,找到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这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革命道路。1934年遵义会议的成功召开,标志着党已经从幼稚走向成熟,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的重大问题,标志着党完全可以独立地承担领导中国革命的重任。从此,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思想路线,开始成为全党的指导思想。这为夺取长征的胜利,开创中国革命新局面奠定了最重要的基础。

  时至今日,我们党走过了百年风雨,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一大党,党员人数超过9500万,“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从当年的“职场小白”成长为14亿多中国人民的“万能管家”。习近平总书记讲:“志之所趋,无远弗届。”只要有党的坚强领导,中华民族团结起来,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就没有实现不了的目标,就没有到达不了的远方。

  有精神,从小小红船到巍巍巨轮。树高千丈必有根,江流万里总有源。“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大会重要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首次阐述了伟大建党精神,鲜明指出了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

  国民党曾经也是有自己的精神和执政理想的,当年黄埔军校大门口的对联已说得非常清楚,“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莫入斯门”。但立志容易守志难,国民党在实践中背离了当初的信仰,一切向“钱”看,“三民主义”也抛诸脑后,最终失去了民心。反观中国共产党,并没有把马克思主义当成口号,而是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可以用生命去践行的信仰。从“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夏明翰,到“已摈忧患寻常事,留得豪情作楚囚”的恽代英,再到“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的赵一曼,先烈们的事迹一次次震撼着我。信仰的力量何其伟大,精神的力量何其无穷!这力量让人无畏死亡,无畏超越生理极限的痛苦,这力量让敌人胆战心惊,让人民紧紧地团结在一起。

  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地区海晏河清,造就了数万青年奔赴延安的历史佳话。画家王式廓离开条件优厚的武汉,在一路发生严重疟疾和高烧的情况下,从西安步行前往延安;画家华君武,瞒着母亲,在朋友帮助下,从上海出发,经过香港、广州、汉口、重庆、成都、西安,最后到达延安。有的青年到西安后,徒步八百里,在风沙弥漫、雨雪交加、骄阳酷暑中艰难前行;有的青年沿路遇到国民党设立的封锁线,不少人遭受扣押;有的青年患上痢疾等疾病,仍然带病前行……尽管各有各的困难,但却无法阻挡青年奔赴延安的决心,无法抑制他们抵达时的喜悦:漫画先锋张仃在1938年到达延安时激动地在地上翻滚,亲吻着延安的土地。

  有人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了为什么共产党的队伍越打越有士气,越打人越多,而国民党的队伍越打人心越散,越打人越少的问题。心理学家认为,生命有两大核心驱动力:追求幸福和追求意义。追求幸福是很多生物共有的,而寻求意义是人类独有的。人类只有把自己纳入到一个更大的意义系统当中,为那些“大于自身”的目标而奋斗,才能获得真正的满足。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党在任何时候都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在任何时候都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这就是我们党“大于自身”的目标。凭借着伟大的建党精神,无论是在革命战争时期、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改革开放时期,还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我们党都能够坚定不移地朝着“大于自身”的目标前进,我们才能不断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小小红船才能蝶变成巍巍巨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越走越宽广。

  历史昭示未来,征程未有穷期。习近平总书记向世界庄严宣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顺顺当当就能实现的,我们越发展壮大,遇到的阻力和压力就会越大,面临的外部风险就会越多。这是我国由大向强发展进程中无法回避的挑战,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绕不过的门槛。”我们今天所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不会比过去的100年少,书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千秋伟业,需要无数中华儿女接续奋斗。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对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打压和军事挑衅,面对中国周边不稳定局势的挑战,面对党面临的“四大考验”“四大危险”,我们要始终保持头脑清醒,深刻认识到“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更好应对前进道路上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挑战,我们必须从历史中获得启迪,从历史经验中提炼出克敌制胜的法宝。”我们要学好百年党史,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精神血脉,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向着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的赶考之路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