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天命年扎根黄土地 芝麻官心系枝叶情——记五一八队扶贫干部老申

来源:五一八队 邱雁泽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2日  浏览次数:

打印

  

  驻村前,老申是中国冶金地质总局一局五一八队的一名后勤保卫干部,全名申明旺。2016年,50多岁的老申成了单位派驻魏县双井镇张照河村的扶贫干部,开始了长达两年的扶贫生活。入户走访、外出调研、跑项目、筹资金,可谓“脱贫夜继日,经冬复历春”。两年多的扶贫经历,让他看到了帮扶村点点滴滴的变化,感受到了贫困户的欣喜与忧愁,也更加体会到了精准脱贫的深远意义。

  一、从大城市到小乡村

  第一天下乡路上,驻村工作队三人聊起了未来的驻村扶贫生活。工作队第一书记说:“老申啊,你在单位干了多年的后勤工作,非常辛苦,现在50多岁了,还主动申请参与扶贫工作,的确精神可嘉。说说吧,对扶贫工作有什么打算。”“哎呀,书记过奖啦,我也不会说啥,就是觉得自己在农村生活时间比较长,对农村生活比较了解,应该会对单位的驻村扶贫工作有些帮助,就想着给单位贡献一份力量。从新闻上我也看到了,农村确实还有很多贫困群众需要帮助,能以这种形式为他们尽一份力,我也挺高兴的。”

  说话间,老申的电话响了,是他的小孙子打来的。“爷爷,你今天下乡去当官了?驻村干部是多大的官?管多少人啊?”“哈哈,爷爷是驻村干部不假,但算不上什么大官,不过爷爷管的人可多嘞,整个村子1000多口人都归爷爷管,特别是那几百个贫困户,爷爷更得管好,工作责任大着嘞。”“嗯嗯,爷爷真厉害!”“哈哈,等到了帮扶村,抽空爷爷再跟你视频详细说。”“好的,爷爷一路顺风。”

  挂上电话,老申心里也升起一些感慨,毕竟驻村扶贫工作会更加忙碌,而且远离家庭和亲人,衣食住行都多有不便。驻村头几天的生活,也证实了他的设想。驻村第一晚就遇上了停电,第二天早晨依旧停水,三个人走了半个多小时到镇上,在尘土飞扬的路边找了一个勉强算干净的小店吃了份早点。

  两年多的驻村生活就以这样看似有点不太舒服的方式开始了,也许是这个贫困村在以他的方式刹一刹这些外来驻村干部身上的“官气”。

  二、小行为引发大变化

  社会学上有个案例,20世纪80年代的纽约平均每年都有超过2000起谋杀案,也就是说几乎每天有5到6起谋杀案发生,但90年代末的时候,谋杀案数量就下降了三分之二。经过调查发现,犯罪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不是什么经济复苏、毒品交易减少,而是纽约市政府开始要求地铁车厢必须整洁,不能有涂鸦,而且有逃票行为必须戴上手铐示众。其背后的理论其实很简单,政府发出的信号就是,连逃票这样的小事他们都要管,更别说谋杀这样的大事了。

  纽约市政府的做法印证了中国道家“四两拨千斤”哲学思想。人的行为很容易受环境影响。所谓人穷志短,因为贫困,村里的一些人往往不修边幅,家庭卫生也是乱糟糟,甚至是脏兮兮。网上有个段子:“城里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农村路也滑,人心很复杂。”驻村干部虽然是各单位抽调的精兵强将,但是到了人家的一亩三分地,很多工作还是要按照当地的一些习惯才容易开展。用马克思主义来说就是实事求是。老申不是党员,对马克思主义了解得虽然不多,但是他知道,你对老百姓真心实意,他就会对你真心实意。在积极落实党和国家的各项扶贫政策之外,老申总想着还能不能为贫困户做些什么,他不奢求立马让村里人发家致富,只希望能给村子带来更多的改变。终于有一天,他想到了一个妙招,这里面可有故事了。

  “老申……老申……”一大早,几位村里的老人家就来到村大队部,刚进大门口就开始热情地打招呼,他们是来找老申理发的。

  老申帮扶的村子有1200多人,但村内却没有一个理发店。去镇上理发,骑电动车快点的话也要15分钟,在路上来回就是半个小时。如果是老年人自己开电动三轮车,开得慢,来回所花费的时间也许要一个多小时。而且镇上的理发店理发最少也要10元、8元,并不便宜。对于村内的贫困群众、老年人、残疾人来说,能有一个近点、便宜点的理发店也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老申购置了电推子、剪刀、围布、梳子等理发工具,开始为村民免费理发。

  理发伊始,村民也有些犹豫,私下说道:“理发真不要钱?理得咋样?他们不是驻村的干部吗?官老爷给老百姓理发?稀罕,有点儿意思,看看去。”先是家离村大队部近的群众过来理发,看到驻村干部真的一刀一剪地在理发,对村里的人很热情,理发水平不仅很好,而且真的分文不取,就连群众送来的自家种的菜也被干部退了回去,这样的行为引得群众纷纷为驻村干部点赞。于是,离大队部稍远的村民也开始过来理发了。

  老申体型偏胖,比较爱出汗,经常是给一个人理完发就满头大汗,但是他心里却是开心的,能给老乡们做点事,他就不觉得累。他的眼睛有点老花,常有眼睛酸痛的情况,但他给每一位老乡理发的时候都是聚精会神,保证每一位来理发的老乡都乘兴而来,满意而归。

  两年多来,老申给许多村民都理过发,而且很多还成了回头客。一把小小的理发器,剪去的是凌乱的头发,呈现的是清爽的发型,联系的是工作队与老乡的心。于是,村里人要盖房了,愿意找老申帮忙设计图纸;家里人得癌症,医院不治了,请老申给找偏方,还收到了比较好的治疗效果;村里人想养猪了,找别人出谋划策又担心干不成被人笑话,就来找老申商量,老申也二话不说,夏天顶着个大太阳陪着人家出去考察;村里修路,给一位老太太的迁坟补偿款少了,老太太也找老申帮忙,最终补偿款由300元提高到2000元;邻居要去浇地,家里小孙女没人看,老申就把大队部变成了临时托儿所,偶尔还成了临时“小饭桌”……

  慢慢的,村里也渐渐形成了人人讲卫生,家家讲文明的风气,小乡村竟也能品出“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的诗意。点点滴滴的变化,村里人看在眼里,乐在心头。

  三、上工治未病

  摆脱贫困是人类历史上的千古难题。当今世界,有的国家漠视贫困,有的国家想改变贫困却又感到无能为力,只有中国共产党把摆脱贫困作为自己的执政目标,2020年中国将完成脱贫攻坚的伟大任务,实现全面小康。

  如果贫穷是社会的一种疾病,那么病根在哪里?如何根除?光有钱肯定不行,脱贫不仅仅是战术问题,更是战略问题。《黄帝内经》说“上工治未病”,意思是最好的医生在你病症发作前就会把你的病治好。有个著名的典故,魏文王问扁鹊,“你们三兄弟的医术谁最高明?”扁鹊说:“我大哥的医术其实是最高的。他总是在别人还没发病的时候就把病治好,所以他的名气只限于我们家里。我二哥的医术次之,他能在症状初发的时候遏制住病情,所以他只在我们村里有些名气。我的医术其实最差,我都是看人病情很严重了才开始治,动不动就做大手术,用的都是猛药……结果我名气反而特别大,诸侯都知道我。”还有一个典故,从前有两个人在河边发现了一个正在水里挣扎的孩子,赶紧把孩子救了上来。刚救完一个,又漂来一个溺水的孩子,他们就赶紧再救这个……结果孩子一个接一个地飘来。于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人说,我不在这里救孩子了,我要去上游,看看是谁在往河里扔孩子。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精准脱贫战略,就是在解决脱贫的上游问题,就是在解决“手榴弹炸跳蚤”的弊端,就是要彻底除掉穷根。“扶贫对象精准、措施到户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因村派人(第一书记)精准、脱贫成效精准”这“六个精准”的基础就是要基本信息精准。人们经常从新闻上听到驻村干部彻夜填表的新闻报道,一般人不知道为什么驻村干部要填那么多表,甚至村里的贫困户也不是完全明白为什么驻村干部一次次入户走访,登记各种信息。老申虽然年龄偏大,眼神也不太好,但是为了高质量完成脱贫工作,熬夜填表这些事,他都经历过。虽然眼睛累到酸痛,虽然手指累到发麻,虽然这些填表工作不像为群众理发那样受到大家的欢迎,但作为驻村干部,他知道,正是因为各种信息的准确连接,国家的精准扶贫系统才得以运行,各种大数据平台才能够实时更新,贫困户从生病住院到报销出院手续非常简单,从小额贷款申请到资金到账流程非常顺利,这一切便利的背后,都是精准的数据在支撑。

  习近平总书记身居高位,但常常说自己是“黄土地的儿子”,教育党员干部“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无论是驻村扶贫时,还是扶贫结束返回单位后,老申时常在心里体会这几句话的含义。微信视频的声音响起,老申的孙子在和他视频,“爷爷,你扶贫工作结束了?你帮扶的村子咋样了?”“对啊,国家有要求,换新的驻村干部了,爷爷的帮扶村已经脱贫啦!”“爷爷真棒!不过,爷爷你好像老了,有白头发了。”“爷爷这可能是当‘官’累的吧,哈哈。”“爷爷,你再给我讲讲驻村扶贫的故事呗。”“好啊,那时候,爷爷每天就想着怎么给老百姓多干点实事……”